印尼华裔被判亵渎宗教罪,事情正在起变化_ ##

添加时间:2018-06-30 浏览数:

印度尼西亚雅加达特区首长钟万学是印尼华裔政治精英,从去年九月开始,他深陷涉嫌亵渎宗教的泥淖里。案件发生在他为连任雅加达特区首长的竞选准备期间,中国最好的翻译公司,就更为引人瞩目。非但雅加达华裔,整个东南亚华商群体都将目光聚焦在案件当中。钟万学首轮竞选成功时,东南亚华商欢欣鼓舞。钟万学次轮竞选失败时,人们为之扼腕叹息。钟万学4月20日被检方下调刑期时,华商势力又喜上眉梢。因为钟万学的特殊身份,案情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整个印尼华裔和东南亚华商的目光。

5月9日,深受瞩目的钟万学涉嫌亵渎宗教案有了最新进展。印度尼西亚南雅加达法院由五名法官组成的审判团宣判,钟万学确实犯下亵渎罪,判入狱两年,当庭收监。结果一出,舆论一片哗然,支持阿学者震惊难言,继而游行示威。反对阿学者固然欢呼雀跃,却仍愤恨难平,犹嫌刑期不重。非但如此,此事亦引来联合国和欧盟的关注。笔者认为,关于本案判决,对案情审判起决定作用的仍是政治因素。

此次案件从一开始就跟政治斗争互为表里。

此次案件的涉案人钟万学是印尼首都雅加达特区首长,雅加达首长五年一届,钟万学在2012年与现任总统佐科搭档竞选雅加达首长。两人获胜后,钟万学成为副省长。佐科2014年10月成为总统后,钟万学随即升任首长。从去年开始,包括钟万学在内的各方就为今年的雅京首长竞选而准备。

雅加达是印尼首都,政治地位至关重要。人口在1000万以上的雅加达的产值占全国经济总产值的近五分之一,是主要建设项目的所在地,首长地位举足轻重。因此,与钟万学的竞争雅加达首长的候选人当然都不是弱者,已经于4月19日最终胜出的阿尼斯(前文化与 *** 部长)和桑迪阿加(企业家)组合由大印尼运动党推出,该党党首是2014年竞选失败的前总统候选人普拉博沃。于2月15日首轮败选的阿古斯是前总统尤多约诺的长子。

尽管对手实力不容小觑,但原本钟万学是占据压倒性优势的。钟万学跟印尼现任总统佐科从2012年开始,在雅加达携手展开了一系列卓有成效的改革措施。佐科正因为在雅加达政绩突出,尚未干满一届就竞选胜利,荣登总统大位。钟万学成功接任首长后,也一直是佐科改革措施的坚定支持者和执行者,政绩相比当初佐科在任时不遑多让,可谓大势加身。更加让人不容忽视的是,印尼各界普遍预测,如若阿学竞选成功,会在2019年搭档现任总统佐科,以副手之姿,角逐正副总统大位。事实上,于4月19日成功胜出的阿尼斯背后的普拉博沃已经表明态度,将会在2019年继续参与竞选。因此,雅京首长的选举还关系到2019年的总统大位竞争。

原本一切都对阿学有利,可惜钟万学去年年底的一个竞选演讲,被人剪接并配上误导性字幕,看起来像是他说可兰经误导穆斯林。视频一经 *** 传播就产生了广泛影响,尤其钟万学在印尼是双少数派:华裔和基督徒,则负面影响更是呈几何倍上升。以伊斯兰捍卫者阵线(Islamic Defenders Front,简称FPI)为首的激进派伊斯兰势力开始集结,从去年底发动了一系列反钟万学的大规模示威活动。毫无疑问,阿尼斯最后的胜出不无得益于民众的宗教情绪。

如果说早在几个月前钟万学涉嫌亵渎宗教案分明已经在走明明司法程序,激进派穆斯林以及借势的保守派政治精英当时仍不断推动示威游行是为了向司法系统施压、进而干涉政治的话,当阿尼斯当选之后,政治力量应该抽身而去!换句话说,简单清晰的案情应该得到司法系统的公正对待!

事情在法院判决前一度是如此的,钟万学在4月19日的雅加达首长选举次轮投票中落败后,检方随即把他面对的亵渎罪改为刑责较为轻的骚扰罪------印尼刑法第156条规定,骚扰罪最高判四年;刑法第156a条规定,亵渎罪最高刑期5年------理由是钟万学的言论是针对人,而不是针对《可兰经》。检方也下调对钟万学的求刑,即一年监刑,但缓期两年执行。此举意味着,钟万学可能没有牢狱之灾。

但强硬派穆斯林没有停止行动,游行示威没有断。受到影响,5月5日,最高法院发言人里德万周五与反钟万学示威者的代表团会面。出席见面会的包括保守派团体保卫印尼伊斯兰教士理事会运动(GNPF-Mui)以及伊斯兰捍卫者阵线(Islamic Defenders Front,简称FPI)的成员。里德万会面后表示,那些法官都受过良好锻炼,不会受任何外来因素影响。

5月9日,印度尼西亚南雅加达法院由五名法官组成的审判团宣判,钟万学确实犯下亵渎罪,判入狱两年,当庭收监。

法院的审判竟然比检方的求刑还重!

当天共有数千名钟万学支持者和强硬派穆斯林聚集在庭外等候宣判。为防两派人马发生冲突,警方出动数千名警员维持秩序。宣判结果一公布,舆论当即鼎沸、一片哗然。支持阿学者先是目瞪口呆,继而不乏当庭痛哭和抗议者。反对者欢呼雀跃者有之,更多的人却犹嫌量刑较轻,大喊真主伟大的同时叫嚷加刑。非但印尼国内,联合国,欧盟,国际人权组织都对此案表达了关注。

事情到这一刻很明显,政治因素仍在影响司法公正。或说,此时由钟万学案而引发的政治生态已经发生了变化。笔者认为大体有两个变化需要注意到。

第一,有些势力并不满足于钟万学败选,意在终结他的政治生命。在钟万学败选后,支持他的人并未散去,每天都有上千名民众去钟万学的首长官邸跟他合影、告状,有群众在赠送花篮时为钟万学打气,希望他战斗下去。网上有一条帖子很得人心,希望能支持钟万学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另外有一点不得不说的是,印尼政界近来有人呼吁钟万学参加东爪哇省省长选举。东爪哇省省长的政治地位等同于雅京首长的地位。正是由于钟万学仍旧拥有的巨大影响,我们有理由相信反对他的政治力量可能仍在干涉司法公正。

第二,印尼极端主义渐渐抬头。印尼穆斯林大多奉行温和伊斯兰教义,但经过长时间的反对钟万学,大规模的游行始终不断,印尼强硬派穆斯林影响力越来远大,极端主义渐渐抬头。墨尔本大学亚洲法律教授林西一针见血地指出,这些组织“原本处于印尼穆斯林世界边缘,现在他们大展拳脚要跻身主流政治。”而极端主义抬头,首当其冲的正是华裔和基督教等少数族裔、少数宗教人士,这一点,正是国际人权组织和联合国等关注的事。人权观察组织人员安德烈亚斯形容,此判决对印尼少数族群和宗教包容性是“一大挫折”。

印尼国内当然不会认识不到这个问题。早在钟万学败选之前,印尼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研究员巴苏基就认识到:“假如钟万学输了,伊斯兰保守派将按自己的意思,而非印尼人的意思来诠释伊斯兰。”

而印尼官方更是已经行动起来,5月8日,即钟万学案判决前一天,印尼政府宣布正式解散伊斯兰解放阵线(HTI),原因是该组织的活动已威胁到国家的安全与稳定。印尼警方发言人利宛托准将表示,政法安全统筹部将继续深究HTI“建立哈里发国家”的图谋。可见,印尼官方对极端主义已经重视起来。

无论如何,政治因素始终对钟万学案起着至关重要的影响。钟万学闻判时显得冷静,他已表示要提出上诉。他的代表律师在庭外说:“我们对判决感到失望,鉴于庭上提出的证据,我们无法接受判决。”案情走势及印尼政治政治局势如何发展,都值得我们继续深入关注!

(白方方,辽宁大学国际关系专业硕士)